典恒事记
  典恒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典恒事记 > 典恒资讯

新洲区农村法律顾问工作简报(第四十一期)

作者:admin     点击:710      时间:2019-08-03

新洲区农村法律顾问工作简报

【第四十一期】

湖北典恒律师事务所                二〇一九年七月

    

    、典型事例:

    1、双柳街双铺村村民张氏兄弟房屋拆迁纠纷

    2019年7月16日上午,应双柳街双铺村书记张建新反映,陈亮律师赶往该村,调解村民张氏兄弟房屋拆迁纠纷。

    张氏一家共有兄弟五人,产生争议的三间平房系张氏兄弟的父母于1985年建造,父母现均已去世。老大、老二早年外出务工,已明确表示放弃该房屋的继承权,由老三、老四使用。2006年左右,因老五生活困难,老四亦有其他房屋,故老四搬离,由老三、老五实际居住。据老三表示,当年曾与老四协商达成一致,支付了三千元买断该房屋份额。而老四则表示,当年虽就房屋买卖事宜商议过,但并未实际收到款项,故并未买断。2017年左右,该村委会因拆迁征地进行入户调查,后经村委会调解,双方同意由老四取得拆迁款中的3.8万元,其余由老三取得,但调解次日尚未签订协议老四即反悔,老三得知老四反悔后,亦不同意继续协商。

    陈亮律师了解纠纷背景后,现场询问了老大、老四和老五的配偶,相关证人均确认了当年老三已向老四实际支付了三千元买断该房屋份额的情况。老四表示不服,情绪激动的要求上法庭诉讼。陈律师先让其他人离场,稳定老四的情绪,结合证据规则向老四告知了对证据的采纳原则和诉讼风险,建议他考虑曾经已与老三达成一致的协商方案,老四最终表示同意。下一步,村委会将联系老三继续协商,陈律师表示双方一旦达成一致,将立即起草法律文书让双方签字捺印,以免再次发生纠纷。

    2双柳街孙竹村村民叶某抚养费纠纷

    7月,双柳街孙竹村村民叶某因抚养费纠纷向涂娴律师电话咨询:叶某于2018年初与前夫协议离婚,在离婚协议中约定孩子归叶某抚养,前夫每月支付抚养费800元。但离婚至今已一年半,前夫一分钱都没给,特咨询涂律师该怎么办?

    涂律师解答:离婚协议经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后即生效,对叶某及前夫均具有法律约束力。叶某可与前夫协商或找第三方(居委会/村委会、长辈、朋友等)调解;若调解不成,可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前夫支付抚养费。

    3、双柳街家湖村村民甘某劳动人事争议纠纷

    7月11日,双柳街家湖村村民甘某打电话咨询张梦娟律师:甘某在今年5月下旬上夜班途中遭遇车祸,造成腿部骨折,目前仍在家中休养。其向单位反映情况,要求申报工伤,被单位以“谁撞的找谁”,单位不再就此另行处理为由拒绝。甘某想知道单位的做法是否合法?该如何维权?

    张律师回答: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和《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若劳动者遭受工伤是由于第三人的侵权行为造成,第三人不能免除民事赔偿责任,工伤职工可以获得双重赔偿。甘某在医疗终结期满后,应委托鉴定机构进行伤残等级、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的司法鉴定,明确实际损失,再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向肇事车方及其保险公司主张实际损害赔偿;另一方面,发生工伤事故后30天内,若单位不愿为受伤职工申请工伤保险,甘某及其亲属可在事故发生后一年内自行向当地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部门申请工伤认定。张律师还专门告知:甘某可以向武汉市或所在区的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

    4、徐古街谢元村村民谢某子女抚养纠纷

    7月底,徐古街谢元村村民谢某咨询张典律师:谢某在五年前与前夫离婚,子女一直由谢某抚养,但现在前夫不再支付子女抚养费,希望律师告知如何维权。

    张典律师告知谢某,支付子女抚养费是父母应尽的义务,双方在离婚时的离婚协议中对此应当有明确约定。谢某可以该约定金额为标准向法院起诉,要求前夫支付子女抚养费;若双方之间没有约定抚养费,则谢某可按照前夫收入20%—30%的标准要求其支付,若其前夫无固定收入的,也可依据当年总收入或同行业平均收入,参照前述比例确定抚养费的金额。

    5、徐古街胡畈村村民胡某借款纠纷

    7月底,徐古街胡畈村村民胡某电话咨询苏明月律师:胡某在某网贷机构贷款了五万元,网贷机构先让其交了五千的包装费用,后来说其银行卡填写错误又交了五千的解卡费用,之后网贷机构还要其开通VIP打款,但这笔贷款一直没有到账。现在对方要求胡某从本月开始还款,其询问现在怎么办,之前交的一万元是否可以要回来?

    苏律师解答:在对方没有实际放款前,胡某并不需要还款,且一般而言,正规的贷款公司是没有包装费用、解卡费用以及打款需要开通VIP的要求,其很有可能是被诈骗了,建议其及时到派出所报警,争取追回损失。

    6、三店街宋渡村村民葛某继承纠纷

    7月17日,梁培帆律师接到三店街宋渡村村民葛某电话咨询:葛某的父亲曾向宋渡村村委会申请了一处宅基地,现已闲置。葛某成年后至新洲城区工作,并买房落户到城区。现因其父母均已去世,葛某咨询律师自己是否有权继承宅基地使用权?

    听完葛某陈述后,梁律师表示:宅基地的使用权不属于遗产,不能继承。它具有很强的人身属性,必须因具有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而取得,因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失去而失去,不在不同农民个体之间流转。因葛某的户口早已经迁出,其不再是该村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宅基地使用权资格自然也应该随之消灭,因此葛某不能继承父亲生前申请的宅基地使用权。

    7、三店街三店村村民许某继承纠纷

    7月31日,严琦律师在进村走访过程中,三店街三店村村民许某就遗产继承纠纷问题向其咨询:许某有三兄弟,自己排行老二。家里有一套房子是父母结婚之后建的,父亲于2009年去世,没有留下任何遗嘱;2018年10月份母亲去世,去世之前留下遗嘱,要将该房子留给长孙,现在各继承人对房子的归属产生了争议。

    听完许某的陈述后,严律师解答到:宅基地上的房屋,只有办理了产权证才能依法分割。在此基础上,因该房屋属于父母的夫妻共同财产,故母亲的遗嘱不能处分全部的产权。父亲去世后,应由母亲和三个儿子共同继承父亲名下的一半份额,即母亲享有5/8的份额,三个儿子各享有1/8的份额。母亲去世时,只能处分自己享有的5/8的份额,即大孙子只能通过遗嘱继承这5/8的份额。故,现在该房屋的产权份额为:三兄弟各占1/8,大孙子占5/8。

 

 

 

主题词:新洲区 农村法律顾问                                             

  送:武汉市司法局律管科、武汉市新洲区司法局公律科                    

  送:新洲区双柳街司法所、徐古街司法所、三店街司法所                  

  制:湖北典恒律师事务所法律顾问部                    二○一九年七月  

© 湖北典恒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 DIANHENG LAW OFFICES ALL RIGHTS RESERVED
© 鄂ICP备05004251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0302000657号